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发展自主技术和产品体系是突破技术封锁的关键

张海冰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

随着美国政府对华为实施步步紧逼的限制措施,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发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在核心部件还不能完全自给(或控制供应链关键节点),尖端技术和基础理论研究相当程度上依赖外源性技术供给的情况下,中国高科技企业应当如何应对?本文将对此问题进行深入分析。

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发展形势

尽管中国高科技产业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自主研发能力,但是不可否认,外源性的技术供给仍然是中国高科技产业技术转移的主要来源之一。据统计,2018年,中国知识产权进口2360亿元(358亿美元),同比增长24.74%,创下近十年来最高同比增速。根据世界银行历年统计,中国知识产权进口费主要支付给美国,2013-2015年,中国从美国进口知识产权占总进口额比值分别为25.61%、27.74%、24.55%。如果延续这一进口比例,2018年中国从美国进口专利费约为90亿美元。同时,也有很多技术通过仿制+改进等方式实现了转移,这是各工业国发展过程中的通行做法。

从供给方面看,如果美国全面实施针对中国的技术转移遏制措施,将使得中国的外源性技术供给受到抑制,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中国的高科技产业产出,并延缓高科技产业的升级速度,这对于移动通信、大飞机、生物医药、新材料等产业来说,影响将会更加显著。

从需求方面看,美国作为全球最发达经济体,对尖端技术的需求量往往占全球市场的很大份额。如果失去美国市场,甚至在美国压迫下部分失去欧洲、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日本市场,那意味着中国高科技企业最尖端产品的需求将减弱,在最尖端领域的投资回收周期将会延长,进而将影响下一步的研发,美国则可以借此打击中国高科技领域的竞争力。

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应对之策

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中国高科技企业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应对:

首先,充分利用国内大市场和欧洲等发达国家市场,对冲高端需求减少;开拓“一带一路”等国际合作机会,做大中低端适用性市场,支持技术研发升级。

以5G技术为例,移动、电信、联通等运营商在国内紧锣密鼓地展开了部署试点,而英国主要电信运营商之一EE公司也于5月22日宣布,将继续在其部分5G网络基础设施中采用华为的设备。在美国对中国5G技术基本关上大门的情况下,不妨适当加速国内5G商用部署进度,加大相关领域投资力度;同时在国家层面推动扩大与欧洲国家的合作范围,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对冲美国市场的需求减少。

据统计,全球智能手机保有量已达38亿,但在发展中国家仍有大量的人口没有智能手机,在很多国家人均流量消费已经超过10G、20G时,全球人均日移动流量只有0.03G,远远满足不了消费者各项生活、工作和娱乐的需求。这些中低端需求主要分布于发展中国家,对于这样的市场,那些技术不是最先进但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程度较高的产品,往往有更强的适用性。例如在撒哈拉沙漠以南许多国家占据着40%以上市场份额,已经超越三星成为非洲第一大手机品牌的传音手机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同时小米、OPPO、VIVO等品牌在印度、东南亚等国家均取得不俗的成绩。通过“一带一路”、国际电商等方式加大对发展中国家中低端市场的开拓,利润并不是最终目标,而是借此获取技术升级所需要的资金,为长期自主发展创造条件。

其次,如果出现高科技产品禁运和“断供”,则应当抓住时机填补市场空缺,发展核心零部件、核心软件和生态。

不论此次美方挑起的贸易摩擦和企业制裁最终演变出怎样的结果,未来中国企业的发展必须立足于内生性技术供给,同时积极争取扩大外源性技术供给,这是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的必由之路。

加快培养内生性技术供给方面的一个有益案例是中国超级计算机产业的发展。2015年4月,美国商务部以使用英特尔微处理器的中国天河系列超级计算机被用于“模拟核爆炸”为由,决定禁止向中国4家国家超级计算机中心出售“至强”(XEON)处理器,其目的在于遏制中国超级计算机的发展。但是到了2016年6月,使用国产“申威26010”处理器的“神威•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运算速度在国际竞赛中夺得世界第一,突破了美国禁售至强处理器对中国超级计算机行业的遏制。

我们也要看到,在美国以软产业为主,而中国以硬产业为主的互补格局下,外国成熟产品直接进入中国市场,其价格和技术优势对中国的相关软产业和软性制造行业形成全面压制,中国相关产业没有市场空间,很难形成成熟产品和配套的生态系统。